东方快评丨李佳琦们“转正”有利于直播带货行稳致远

东方快评丨李佳琦们“转正”有利于直播带货行稳致远
受人社部委托,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5月11日发布《关于对拟发布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的公告》,拟新增10个新职业。其中包括互联网营销师,在“互联网营销师”职业下增设“直播销售员”工种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李佳琦们的岗位。从李佳琦到薇娅,再到罗永浩;从企业老总董明珠们到县长市长;从口红到手环,再到火箭,从工业品到农产品,直播带货,颠覆了很多人的想象。似乎一切都可被送上“云端”,搬进直播间。一时间,网红大咖、普通销售员、农民纷纷变身成为“主播”,企业老总和各地官员也“友情演出”。直播电商的火热也引来了资本关注,今年以来,国内直播电商领域发生融资事件5宗,合计金额达2.21亿元,而2016年至2019年共发生融资23宗,合计金额才达10.63亿元。与此同时,一些新的消费维权问题也随之产生。“夸大其词”“假货太多”“鱼龙混杂”“货不对板”成为消费者集中“吐槽”的问题。即使官员直播带货,也出现摊派消费的苗头。5月12日,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《“五一”小长假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》,报告显示,直播带货火爆,但品控、售后、发货问题屡增不减。如何对直播者的行为进行规范,如何保障直播者的正当权益,给李佳琦们“转正”,有利于直播带货行稳致远。“直播销售员”作为一种新职业纳入管理,必然要求建立相应的培训规范、职业规范、劳动保障规范。不是谁都可以拿起手机或电脑就可以直播带货,不是在直播中营销无下限还可以侥幸软着陆,不是没有工资只有提成的压力让主播冒险去打擦边球,直播带货将进入重塑的阶段,主播、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会进一步整合,需要有相对统一的标准,协调产业角色之间的分工、衔接,从而来规范行业以及提高整体效率和品质。也就是说,直播带货不仅要受职业道德的规范,还要受到整个产业链的制衡,受劳动法的约束。以培训为例。今后的“直播销售员”中,科班出身将大大超过半路出家的。今年5月,浙江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受浙江省人社厅委托,开发完成全国首个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考核规范标准与题库,通过考核者可获人社部门颁发的“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”。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处负责人介绍,电商直播人才需求旺盛,在当前“就业难”形势下,该方向的毕业生已被多家企业抢先“预订”。在这里,企业看中的就是这些人的专业素养和自律能力,看中的是直播行业的细分会带来更加精准的营销。他们直播带货,将更加注重提升自身传播影响力,加强用户群体活跃度,促进产品从关注到购买的转化率。而对想当网红的青年人来说,这也是一种促进,不是因为你是鲜肉鲜花就可以,口如悬河就可以,还得去扎扎实实地学习,真正达到职业要求。